不知道为什么,每到年关就开始流传各种谣言,从新闻媒体到社交网络,无处不在。

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看到一篇文章《一个茶叶店 =一个百度?估值750亿美元!每月卖出900多万杯!它凭什么?》,该文章称全球第二大消费用品制造商联合利华(Unilever)以750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最大茶叶零售商T2。

联合利华豪掷750亿美元买一家卖茶叶的连锁店公司?

如此大体量的交易可谓是劲爆新闻,吓的我赶紧去查了一下联合利华最近的动态,发现并没有出现相关报道,倒是有一条2013年9月7日的新闻《联合利华收购澳大利亚最大茶商T2》,发布媒体为澳华财经在线。

根据澳华财经在线的报道,T2在全澳拥有38家零售店,销售全球各地生产的各种优质茶叶,月均销售800万杯茶。上财年(即2012财年)T2销售额接近5700万澳元。

联合利华全球冰淇淋业务总裁凯文·哈维洛克(Kevin Havelock)称,“联合利华是世界最大的茶企,旗下的品牌闻名世界,其中立顿(Lipton)行销逾70个国家,收购T2利于整合双方资源,共享制茶专业技术和知识。”

根据老虎证券的数据,目前联合利华市值1397亿美元,近一年每股股价波动都在每股50~60美元之间;而截至美国时间2013年9月20日,联合利华市值为1140亿美元。

换句话说,联合利华以相当于自己一半以上市值的代价收购了38家茶叶店。很显然,联合利华收购T2属实,但出价750亿美元收购完全是扯淡。

同联合利华750亿美元收购连锁茶叶店的报道类似,最近网上流传的《百度合并今日头条》新闻也很扯淡。

路透社发布了《ByteDance will take over B in China’s BAT》一文:

国内媒体翻译后报道为:路透社Breakingviews近日发表分析文章称,旗下拥有“今日头条”和“抖音”的字节跳动(ByteDance)目前估值已达750亿美元,已超越百度。如果这两家公司2019年选择合并,中国互联网“BAT”组合将发生变化。

当《百度合并今日头条》新闻刷屏中国科技媒体圈、投资圈的时候,我翻查了几篇关于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报道:

《软银愿景基金确认投资今日头条母公司,75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超过百度当前市值》(36kr-2018年11月6日)

《公关战打掉今日头条100亿美元估值 李亮难辞其咎》(太平洋游戏网-2018年6月4日)

《传今日头条正展开新一轮融资,投前估值为350亿美元》(华尔街见闻-2018年5月7日 )

《路透:今日头条至少融资20亿美元 估值超200亿美元》(凤凰科技-2017年8月11日)

从2017年夏季的估值200亿美元报道,到因为与腾讯之间的公关战损失100亿美元估值的报道,再到2018年年底达到750亿美元估值报道,字节跳动在媒体口中坐上了出故障的火箭,虽然有波折但仍然一路飞涨,碾压着小米、美团、百度、京东、滴滴等一众企业。

通过援引外媒报道,或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从投资界人士处获悉,从截获的融资文件发现、业内人士透露等方式,国内一些媒体、自媒体把字节跳动(今日头条)送上了“宇宙条”的宝座。就差报道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说“除了腾讯、阿里巴巴,中国没有一个科技公司能打的。”

我注意到,《百度合并今日头条》新闻快速扩散时,两家公司的公关都跑出来为各自公司说话,并且散发着嘲讽的味道:

百度公关部媒介负责人郭锋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路透社:若字节跳动明年与百度合并 BAT 组合将起变化》时评论称“百度暂不考虑收购字节跳动”。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主管市场公关业务)在今日头条APP中晒出路透社文章截图,评论称“论学好四六级英语的重要性”,有媒体分析称“李亮是在暗指媒体错误理解标题中“take over”的意思,原文标题指字节跳动将取代 BAT (百度、腾讯、阿里)中的 B,内容是字节跳动如果和百度合并,BAT中B的含义会发生变化。

关于《百度合并今日头条》或者《今日头条接管百度》之类的报道,各位可以查看路透社原文报道(点击查看):同时参考英文词典“take over”的词义,它的释义包括接收、接管(公司) 、(武力)占领、接管、控制、接任、接手、取代、代替。

“今日头条和百度谁收购谁,会不会合并,在此刻并不重要。”

我比较关心的事情是,媒体在发布类似《联合利华750美元收购茶叶店T2》、《百度合并今日头条》之类的报道时,能不能尽可能的接近外媒原意?能不能拿出铁一般的证据?能不能不要把自己的分析揣测当成已经发生的事实?能不能牢记新闻真实是新闻的主要特性之一?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前网媒从业者,我虽然没有正统的学习新闻传播学,但起码还是知道评论、分析、传闻、交叉核实是什么。新闻专业主义追寻简单的事实,难道我14亿人口的大中华就不能多出几个“用事实说话”的媒体吗?

上上周,一个非常冷僻的词汇——人工耳蜗,突然成为了全网关注的话题。有媒体报道称,听障人士李明(化名)在乘坐地铁时丢失随身佩戴的人工耳蜗,焦虑之中,李明和他的姐姐在网络上发布《寻物启示》,称人工耳蜗对普通人没任何用处,对李明这样的听障人士几位重要,价格高达20万人民币,是某某品牌,补一个人工耳蜗要开颅手术等等。

然而,在核实后发现,原来《听障人士李明丢失价值20万人工耳蜗》实际上是商家策划的虚假新闻,为的就是推销自己的人工耳蜗产品。“这种欺骗大众、浪费媒体资源的营销手段,让人恶心到爆炸。”

不得不说,从2017年年底到2018年年底,很多媒体都不太好过,不论是纸媒还是被视为媒体行业希望的自媒体。

2018年12月29日,包括《渤海早报》《假日100》《采风报》《球迷》《北京娱乐信报》《台州商报》《大别山晨报》《皖南晨刊》《无锡商报》《西凉晚刊》《白银晚报》《西部开发报》《北部湾晨报》《上海译报》在内的十多家纸媒宣布停刊。

2018年11月12,国家网信办称,已经约谈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处理“傅首尔”、“有束光”、“紫竹张先生”等9800多个自媒体账号。

在生存条件恶化的时候,一部分媒体、自媒体、社交平台,集体参与不实新闻的生产、传播,想靠或恶意、或无知制造的爆款来赚取眼球,吸引客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操作?“大概就是穷到吃不起饭了,面子远远没有包子重要吧”。

如果可以,真应该敲碎这些制假贩假的媒体、自媒体的脊梁骨,使其全身瘫痪。用某斗地主游戏里的一句话说就是“别再出来害人啦!”。(文/独角兽网 刘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