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北京大望路写字楼灯火通明

图文/刘宏(Wechat:GoSurging)

独角兽中文网(Dujiaoshou.org)

今年的寒冬,和往年不太一样,北京上海冷,广州深圳也冷。这种冷,不仅仅是气温上的冷,还有收入上的冷。

比如从南到北,从互联网公司到房地产公司,都有裁员行动(也叫人员优化)。眼看着年终奖要来了,突如其来的失业,不仅年终奖没有着落,下一张饭票也没有着落。不久后的春节,得有部分人捂着脸才敢回家过年。

不过,寒冬腊月里,并不是每家公司都在忙着裁员,忙着大幅优化人员结构。比如,在北京六道口地铁站附近的768创意产业园,两家独角兽公司呈现着不同的用工景象。

一家叫脉脉,在8月完成D轮2亿美元融资后,脉脉的员工从不到200人暴涨到了500人;另一家叫知乎,总员工近2000人(也有说1600人左右),在发放年终奖之前,知乎优化掉了差不多300人的员工。

事实上,裁员或者说人员优化、引进人才,其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交替。越大的公司,越会出现员工的结构性调整,比如某一个产品线被抛弃,其它产品线又没有合适的空缺,自然得让闲下来的员工离开。

只是,今年这个冬天,似乎裁员、人员优化之类的事情发生的有点多,让大家都觉得,人人都坐吃山空的,有上顿没下顿的事情近在咫尺。

不过,在我看来,人员结构性优化也好,裁员也好,并没有媒体和舆论所描述的那样恐怖。

相反,中国的企业和职场人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更好的用工&就业环境。企业的人员动荡,说明对员工质量和匹配度更好的要求;员工的主观流动,说明更多人正在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位置。需要明确一点,我们正在进入的裁员潮,其实更是一个求职者和企业各自优化的时代。

裁员规模并不夸张

就在11月,天风证券发表了一篇报告《天风证券消失的招聘广告——从招聘平台看就业状况》。

该报告称,从2018年4月到9月,天风证券在招聘网站前程无忧上共爬取了894万个招聘广告,其中,4月抓取到了285万个,5月下降到208万个,6到8月进一步下降到100多万个,9月则仅剩83万个。也就是说,9月相比于4月,招聘广告减少了多达202万个。

招聘广告减少202万个,着实是让很多人为自己的未来感到焦虑,但我们翻看其它机构的报告,就会发现所谓招聘减少、裁员增加,并不那么的让人触目惊心。

10月31日,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从环比来看,2018年第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环比下降了24.37%,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从同比来看,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了27%,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下降了9.86%。

这些数据,细心一点就会总结出一个共同点,求职者、招聘岗位都呈现了下降的趋势。换言之,在经过了招聘季后,职场人和企业都在进入一年中最为稳定的人员结构之中。

众所周知,每年的招聘旺季分别是三四月分和九十月份,同时招聘季也是离职季,只有旧人走了才能让新人进来,而新增岗位,对于一个经过了四十年改革开放变迁的国家而言,社会分工总体弹性会逐步减少,新增岗位少也不难理解。

企业招聘从未停止

最近,界面新闻制作了一张图标,统计了截至2018年12月11日传出裁员消息的18家国内企业,这其中包括腾讯、阿里巴巴、京东、华为、锤子手机、新城控股、碧桂园、绿地控股、魅族等来自己不同领域的公司。

从回应上看,没有一家公司承认有裁员计划,但都直接、或间接承认了存在员工结构性优化的情况。

一位王姓猎头从业者称,“随着年关的临近,职场人普遍离职意愿低,一方面招聘季尚未到来,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年终奖还没有拿到手。”很多公司,都是要求员工在职超过一周年才能领取年终奖。

该猎头还补充到“从全年看,招聘需求总体的降幅有限,没必要人人自危;大家不要低谷社会的自我吸收能力。”

笔者在同一位企业 HR 沟通时得知,在2018年,尤其是中美贸易战开始后,所谓裁员潮最受影响的人群事实上来自低收入人群和可被机器取代的工种之中,他们的收入普遍集中在3000~7000之间。

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被替代的人群,正在流向其它快速增长的行业,例如家政服务业连续保持20%以上年增长率。

在招聘网站拉勾、智联招聘上,阿里巴巴及其关联企业蚂蚁金服、菜鸟网络,碧桂园、阿里巴巴、京东、华为、知乎等公司仍然有大量的岗位在招聘中。

在赶集网上,餐饮零售行业以及技工、销售、家政服务工种仍然有大量人力空缺。有招聘业人士称“现在优质岗位的竞争压力正在逐步增大,尤其是头部企业中,优质岗位都是百人竞赛。”

人人紧张正变成人人学习

上个月中旬,教育媒体“芥末堆”发布《2018年教育行业蓝皮书》近十万字的报告覆盖了教育全领域,包括教育行业概况、中高考改革、K12、民办教育、早幼教、素质教育、STEAM、职业教育等不同各领域。

芥末堆的报告称:对于中产阶级而言,向上的通道越来越窄,向下的大门却永远敞开。中产阶级家长为了保证子女待在现有的社会阶层里不滑坡,会在子女的教育投入上不断加码。对于教育行业而言,中产焦虑将是行业增长的最大动力。

而根据教育部公布的考研数据显示,在考研人数自2016年以来屡创新高,仅2018年就比之2017年的增长了52万,一共有290万人,增幅为21%。

本升硕,在职考研,或者说进一步的其它深造,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职场人应对职场竞争的手段。

在笔者身边,有多大数十人正在脱产读研或者在职读研,这其中包括刚工作两三年的职场新人,也包括从业超过10年的职场老兵。一位招聘服务公司 CEO 就曾先后在中欧商学院、长江商学院学习,而另一位创业公司 CMO 则近几年升迁的过程中就读于某商学院。

王芳(化名)曾就职于头部媒体,在工作两年后,她选择了奔赴英国留学深造。回国后,王芳称找工作仍然比较艰难,但感觉取得硕士后,面试机会似乎有所增加。王芳笑称,裁员不可怕,职场的竞争加剧才可怕,不学习就得落后挨打。”

裁员、招聘套路重重

在2017年年初,一家北京的咨询机构开始招聘公关总监,一位刘姓猎头推荐过多位候选人,但至今为止,这家咨询公司都没有公关总监入职。

刘姓猎头称“面试后几位候选人都反应该企业询问了很多做事方法、甚至是索要方案;这种不招人、骗方案的招聘需求,这几年有所增加。”

假招人,骗方案,能在不招人的基础上得到业务发展的方式方法,它犹如一剂良药,开始被很多无良的企业使用,尤其是处在发展瓶颈期和融资困难阶段的企业里,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刘姓猎头说,希望求职者擦亮了眼睛,对那些没有下 offer 意向,却频繁索要方案的公司加强防备。

除了招聘的坑,还有裁员的假。正如界面新闻总结的有裁员传闻的企业,都纷纷称没有裁员,只是员工的结构性调整。

事实上,几乎所有中国企业都拒绝承认大规模裁员、部分裁员的事实,纷纷通过释放虚假招聘,来维持自己企业良好的用工形象,或者以人员优化之词来美化裁员事实。围绕这类行为的吐槽,职场社交平台“脉脉”更是此起彼伏。

就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朋友发来一张某500人猎头群的聊天截图,年底有90%的企业处在冻结编制状态,招聘广告照常发出,HR 照常查看简历,但是鲜有入职,很多面试都不是以入职为目的。

个人认为,年底是一年中招聘的最淡季,90%的编制冻结比例存在夸大的成分,而招聘其实仍然在继续;对大多数人而言,踏实上班,拿到年终奖才是最合适的选择。毕竟,距离金三银四、金九银十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提升自己,调整方向,稳住别慌,我们携手走入裁员时代,只要饿不死,就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