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中文网(Dujiaoshou.org)消息 2月13日,2018年春节的前一天,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宣布淡出经纬中国,并将创建一个慈善基金。

实际上,这个基金已经深度参与了一些公司,包括Insight Timer,一个全球最大的禅修APP。

邵亦波修禅已久。

一个月前,他刚在美国跟几位中国的创业者分享了自己理解的人生意义和禅修之路。他还约好,今年9月,再给大家讲一次。水滴CEO沈鹏说,那次是最近半年的交流里,让他内心最触动的一次。

创业、赚钱,功成、身退。

在旁人看来,获得这些的人应该感到心满意足。但身居其中的人,尤其是创业者,却觉得自己永远走在不归路。

焦虑和压力是创业的一个常态。身在其中的人们,总要找到一个出口。

江湖地位使人焦虑

邵亦波经历了一个这样的过程。

邵亦波自幼聪慧过人,被称作大头神童。11岁获得华罗庚全国数学竞赛金牌,17岁获得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25岁回国创建了中国最早的C2C电子商务平台“易趣网”。

2003年,eBay以2.25亿美元全资收购易趣。林军在《沸腾十五年》中推算,邵亦波大概有公司30%的股份,如果保留到易趣最后一次收购才退出,身家应该为7000万美元,以当时的外汇牌价大概是6亿元。

此时,邵亦波只有29岁,可谓少年得意。

名利双收,夫妻恩爱,许多人一辈子想要的东西邵亦波都有了。但兴奋只持续了几个星期,焦虑感便开始取代满足感。

“可以说当时我什么都有了,但是当时却觉得特别空白,这也让我觉得特别奇怪。”在猎聘网的一个论坛上邵亦波曾经表示,大多的人,都是想有钱、有名誉,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觉得特别满足,总觉得缺了什么东西。

有时候,人多想一下,就会觉得迷茫。

“那人生就这样了吗?那我接下来一辈子做什么事情?”邵亦波说,大多数人不去想的话,就惯性地过下去了。赚钱、养小孩,每天就这样过,也没有空闲的时间去想太多事情。但岳父出了车祸,奶奶去世,孩子出生了,人生大事不停的发生,这让他被迫地有了时间去想。想人生的快乐是什么?人为什么赚钱?为什么读书?

一次在飞机上,邵亦波偶然看了纪录片《苏丹的迷失男孩》( God Grew Tired of Us: The Story of Lost Boys of Sudan)。在内战中失去双亲两个苏丹难民小孩,躲过了狮子和战火的袭击,趟过河水和沙漠,跋涉千里,最终与上千名孩童一起走了走到了肯尼亚的难民营。他们幸运地被选中可以去美国,却发现自己迷失在美国的现代社会中。

邵亦波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觉得自己很聪明,其实心里有一种骄傲感,这种骄傲感会让人焦虑。

以前,他最大的焦虑是,人们觉得他了不起是因为易趣,那易趣做得不好,是不是他就不牛?如果他不再去做任何事情,自己在退步,而别人在成长,那他的江湖地位是不是就更落后了,就更不牛了?

邵亦波说,“牛”是个蛮毒的字,让平静的生活充满焦虑。

在经纬做了10年,邵亦波一共投资了12家公司,包括乐信、宝宝树、找钢网、猎聘网,虽然不多,回报率却不错。可这依然无法带来满足感。

投一个好公司,获得很多回报,但这种成就感跟满足感不是一回事,是不会持久的。“如果你的目标是想成为第一流的投资者,你就会有不断的焦虑。即使你变成了第一,你的焦虑也不会减少,因为你要随时担心被超越。”

一直以来,自己找各种方法,证明自己是了不起的,但这种意识其实是有反面的作用。人其实是个人外因、内因结合成就的。无论自己再怎么了不起,如果是生在当时的苏丹,现在可能也只是一个赤脚到处跑的人。

想到这一点,邵亦波还莫名其妙地流起了眼泪。

他说自己慢慢的意识到,人其实有两个“我”。一个“我”在外面,表现给别人看的,还有一个“我”,是内在的、真正的“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的。人如果能更多的时间和真正的“我”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所以,他想做的事情,是向人类的苦难挑战,帮助改变整个人类的世界观、习惯和行为的习惯,而不在乎江湖地位的排行榜。

创业维艰,守成不易

灵修、参禅,在硅谷已经盛行多年。

乔布斯是一名虔诚的禅宗教徒,他曾跟随乙川弘文学禅,乙川弘文也主持了乔布斯的佛教婚礼。

Facebook社交网CEO扎克伯格也曾到印度灵修。据说,谷歌也为员工设置了“搜索内心自我”的禅修课程。

禅,即静虑。

乔布斯所修的禅法属于曹洞宗,源于六祖惠能。六祖惠能认为,人人心中都有佛性,通过禅修,一旦明心见性,即可顿悟成佛。但如果你问什么是禅,禅师要么高深莫测地说“不可说”,要么就把用木棒痛打你一顿。

在中国,创业者们参禅的现象也越来越多。

年底前,在杭州见到亿欧网的黄渊普,和他聊起创业者们的精神状态:为什么身边的创业者纷纷都在信佛、信道,参禅、辟谷、打坐?

在普通人看来,他们难免有一点儿“魔怔”了。

朋友印象、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在一次分享中曾讲到参禅的经历。有一次,他在微博上发一段感想,因为微博限制字数140个,后面还没发,很多人就来问他,你是不是想不开了。

人生注定孤独,创业者更加孤独。

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中提到,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其他的日子,每一天都在苦苦挣扎,举步维艰。

不能把自己的苦跟你的下属和投资人、家人说,如何面对自己?栗浩洋选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冥想,直面自己内心,想想内心最深刻的恐惧。他甚至想象过自己做到几百亿美金,最后崩盘,所有的兄弟、甚至父母、家庭、孩子都弃自己而出去,出门的时候又被车撞断了双腿。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自己如何东山再起?

创业道路上,困难和挑战从没有一刻停止过。早期,要为生存所焦虑困扰。中期,要为盈利、IPO焦虑。即使长成独角兽、大巨头,也还要时刻担心被外来者颠覆。

马云在2017《财富》全球论坛说:“我每天都睡不好。我每天晚上都在担忧我的公司没有跑得够快就会被别人所淘汰了,就会在这个竞争当中掉队了”。

很多吃瓜群众觉得,马云这是矫情。但嘀嗒出行CEO宋中杰跟我说,他相信马云也是时时刻刻在焦虑的。

大部分创业,即使在突飞猛进的时候,其实也都不是很高兴的,因为一大堆问题你要去解决。发展不顺利的时候就更郁闷了,为什么天天订单也不涨,用户增长怎么这么费劲,人家竞争对手怎么又融那么多钱。每次融资,签完字那一刻都挺高兴,毕竟你是拿到钱继续发展,但完了之后都是焦虑,都是痛苦的事情,钱来了怎么增长?怎么花?怎么吸引用户?还是一堆的事情。

因此,唐•吴兢《贞观政要》写道,唐太宗李世民当皇帝后,问大臣创业与守业哪个更难。房玄龄认为“见创业之难”,魏征则认为“见守成之不为易”。唐太宗总结为:“创业维艰,守成不易”。

《左传》里,刘康公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胳,戎有受服,神之大节也。”

至少,参禅悟道,总要好过各种炒币。

创业投资,即是禅修

看起来,创业和禅八竿子打不着。但有多少创业迷惑,最终都选择了用禅宗来解答。

2014年,我有外卖上线不到1年,就拿到了两轮融资,包括小米科技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CEO林喆从19岁开始创业,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起初,他认为钱越多,痛苦应该越少,自己就会越开心。但他发现,当追求的数字一个个实现后,反而更加痛苦。后来,他开始信佛、吃素,追求内心的平静。

英国作家王尔德:“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我和黄渊普说,创业者在决定创业的那一刻一定是为了某种自由。有可能是财富自由,也有可能是精神自由。但是到最后,他们一定是那个最不自由的人。

点我达的CEO赵剑锋曾经跟黄渊普说,如果谁能把这家公司像自己一样兢兢业业的做下去,还能够做得好,他宁愿把所有的权利,包括股权都让出来。但他发现,谁都能退,只有自己不能退。

创业、投资,太过艰难,没有信仰,很难支撑下去的。

因此,马云说,“你生意做到一定程度,没有佛家那种思想,不行。如果你在竞争之中没有道家思想,也没有机会赢。如果公司长到一定程度,你不懂得儒家思想的组织体系建设,你没有机会能够持久。

佛家讲人怎么把自己的路修成自己的梦想,企业做到足够大的时候,麻烦多了去了。你怎么干都是错的,怎么办呢?看看《心经》也蛮好。”

《冈仁波齐》上映的时候,高龄资本包场请了相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一起看。俞敏洪则让新东方人力资源部给全国新东方各机构发通知,免费请全体员工看电影。

几个人一路磕长头,用了一年的时间,磕过春夏秋冬,磕过雪山草地,磕过城市村庄,遇水在水里磕,遇泥在泥里磕,日落搭帐篷,晚上一起念经,日出收拾行装继续上路。

就是这样一部单调的电影,却引起了很多创业者的共鸣。美团CEO王兴也在电影院里坐了113分钟,看得流眼泪。

俞敏洪觉得,《冈仁波齐》和人生何其相似。生,在路上;死,也在路上。只要来到这个世界,就不会停下脚步。终其一生,日子就像磕长头一样,是不断的单调的重复,但每次重复,都是离生命目标前进一步的努力。《冈仁波齐》又和创业何等相似。从创业开始的第一天起,就像迈开磕长头的第一步,只有前行,没有退路。

有时候,学佛好像又容易越学越困惑。

佛法说人生不过是场幻象,又说执著是人生痛苦烦恼的根源。那么,人们这么努力创业投资赚钱,应该是一种执著吧?是不是在自寻烦恼?

但巴菲特太热爱投资太热爱赚钱了,他非常快乐,说自己每天都是踩着踢踏舞步去上班的。中国的投资女王徐新,也说自己每天都是踏着舞步开始工作的。没人听他们说由于赚钱而苦恼万分,相反一个人无所事事,往往非常痛苦。

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挑水砍柴,无非妙道。创业投资,亦是禅法。(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